關於部落格
QQ球。
  • 1513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雨箋] (白戀中心)試閱!





《雨箋》

  匡啷!
  「啊阿阿阿!茶碗破了……」從地上撿起碎成兩半的茶碗,戀次懊惱地低呼。
  「不過是個杯子。」白哉的視線稍微偏移,淡淡地看了一眼。
  「不過是個杯子,嗎?」
  豔色的碎片落在地上,就像是一瓣瓣凋零的紅花。

一、
  屍魂界也有四季。
  似乎是為了呼應這句話,雨下的很大,水的氣味混著青草的味道飄散在走廊上,走廊的左邊是一座精緻的庭園,釉綠的草地上看似規律地排著幾塊平坦的踏腳石,延伸過去是片不小的竹林,碧影映在一旁的湖裡,因雨盪漾;右邊是和室,紙門上的木頭有些潮濕,但仍不破壞它溫潤的手感,腳下的榻榻米的味道也隨著水氣略為散發。
  不管是走廊或是和室,甚至是和室外的庭園,都存在著一種古老的感覺,彷彿它們已在這裡很久了,隨著歲月的流逝質感更加洗鍊。
  雨絲急促地落下,從室內看出去的景物都像是被封在巨大的冰塊中,迷濛而不真切。

  和室裡有一個人,他總是安靜得讓人必須刻意搜尋他的存在,並不是那種絕對寧靜所帶來的壓迫感,只是一種接近於淡色和紙的平靜,以及冷漠。
  白哉的感覺融在雨景中,沉浸在因為遮蔽了陽光而帶來的涼意中。
  陽光?
  就某方面來說,那個總是有些莽撞且活力十足的傢伙和偶爾熱得惱人的陽光是有點像,縱使暗紅的髮色減損了部分的相似度,不過那是無所謂的,至少對他而言,因劇烈擺動而飛散的髮絲蠻適合陽光普照的背景。
  一抹淡得察覺不出的惡劣笑意出現在白哉臉上,又隨即隱沒。

  白哉熟練而優雅的從一旁的火盆上取過煨得恰好的泉水,水柱以弧線斟入壺中,蓋上蓋子輕輕搖晃,倒在茶碗中暖杯,再加一次水;茶葉在壺裡漸漸舒展,蜜色在水中渲染開來,茶香瀰漫了整個和室,琥珀色的茶水盛在白瓷中更顯誘人,氤蘊的熱氣篆繞而上,啜入口中卻忽略不了僅一分的青澀。

  走廊的另一頭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白哉只是低頭啜飲,靜靜等著,不一會兒全身溼透的戀次已經出現在和室門口,他不顧水滴在榻榻米上往白哉身邊一屁股坐下,伴隨著有些浮躁的喘息聲。
  白哉遞過一條毛巾,「別弄濕地板。」清淡的嗓音不疾不緩。

  戀次沒有接過毛巾,卻冷不妨地吻上白哉的嘴唇,溫熱的舌尖掠過微冷的唇辦直接探索另一個熱源;白哉只是一愣,便回報以勢均力敵的狂暴。瞬時間戀次的背脊接觸了地板,白哉隨手扯下他的髮帶,讓一頭暗紅的色澤順服地垂下。
  狂亂中,戀次的手指碰觸到冷了的白瓷茶杯,那天晚上白哉的話在他的腦海一閃而過:「不過是個杯子。」這句話像是潑了他一桶冷水,他迅速抽離白哉的懷抱,將頭髮再度高高束起。

  「你喜歡我嗎?」他直視戀人,企圖看穿白哉凌亂頭髮覆蓋下,除了平靜之外的表情。
  「嗯。」仍是一貫平靜的口吻。

  即使答案是肯定的,即使不是不喜歡,白哉的語氣卻依然輕描淡寫,像是回答別人的問題;他不需要足以焚燒屍魂界的漫天烈焰,但總是希望能有那麼一點點撫慰人心的溫度,只怕一點點也好!
  戀次的表情從些許的不安擴散為落寞。
  「對不起!」驀然起身,他的腳步只在和室門口有些躊躇,頭也不回衝入大雨中,越行越遠。

  白哉並沒有追出去,就算追了出去他也不知道要說什麼,或者該說,當習慣成為別人追逐的目標後,他不懂有什麼是需要用盡一切手段必須追逐的東西。
  循著戀次離去的方向,向來不輕易顯露情緒的眼神開始紛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